退出

这回真的是爷青结!风雨33载,小霸王还是被申请破产了

惊闻“小霸王”申请了破产重整,刚看完《数码宝贝:最后的进化》,还沉浸在“战斗暴龙兽这么帅怎么没出场”、“亚古兽和加布兽没了55555”中不能自已的我,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周一,着实感觉到了妥妥的“爷青结”。
“小霸王破产”的消息,今天一早就登上了微博热搜第5,#小霸王被申请破产#一天积累了2.2万的讨论量。
我们编辑部的众多小伙伴也都表示十分惊讶,这个已经渐渐随着青稚时光慢慢远去,而淡出大家视线的品牌,最终走向终结,似乎在大家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
有人说游戏主机的战争是看谁能占领客厅,而在国内市场的特殊环境下,曾经占领过整整一代年轻人寒暑假,意气风发的小霸王,终究跟大家的童年一样一去不复返。
一、一代人的记忆,一代人的游戏启蒙
如果翻找80、90后“打工人”脑海里已经蒙尘的童年记忆,“小霸王学(you)习(xi)机”无疑会拥有一席之地,当年谁家有小霸王亦或是相似的“学习机”产品,就必定是整条街最靓的仔。

而在炎炎夏日,小伙伴们挤在一个房间里争先恐后地排队玩《超级玛丽》、《魂斗罗》、《双截龙》则是无数年轻人的童年回忆。

《超级玛丽》

《双截龙》

《魂斗罗》
在我的记忆里,热辣辣太阳下去外婆家的后院河边玩耍,与表哥狂搓只剩一根杆子的手柄——玩一会就会拇指痛但还是乐此不疲的日子,是童年最无忧无虑的暑假时光。
《小蜜蜂》、《雪人兄弟》、《赤色要塞》、《沙罗曼蛇》、《坦克大战》、《冒险岛》、《忍者龙剑传》等等一系列优秀的Famicom游戏作品,因为小霸王的普及,而成为很多80、90后中国年轻人的游戏启蒙。
《小蜜蜂》
《赤色要塞》
《坦克大战》
诚然,小霸王是山寨、盗版,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一台正版的Famicom不仅是很多家庭难以负担的,更是连购买渠道门槛都奇高。而小霸王有大多数家庭承受的起的价格,更以“学习机”的名义让众多父母能慷慨解囊,这才得以让众多热爱游戏的小伙伴,在童年有了第一次“游戏启蒙”。
虽说可能80、90后的记忆中,游戏机的样子也会有所差别,前者是“红白机”的Famicom样式(头图),后者大多接触的是成龙大哥代言(果然成龙大哥代言的都……)的带键盘学习机样式。
但相同的是99合1,400合1等游戏卡带,是卡带读不出来时候的“吹三口气”,是小时候看来绚丽多彩,无穷无尽的精彩游戏世界。
二、后“霸王”时代的小霸王,一路坎坷到身败名裂
然而,玩着小霸王的一代孩子逐渐长大,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,进入新世纪以来的小霸王慢慢淡出了大家的视线。
时代变了,经济的飞速发展,科技的快速更迭,新世纪的孩子已经开始能更多接触到正版的游戏主机,以及逐渐兴起的网吧、智能手机游戏。外部环境下,一纸电子游戏机禁令也让中国整个游戏产业遇冷,主机产业冰封。
如果说本身就是靠山寨、盗版起家的小霸王,可能在千禧年前还有烧钱做中国第一台主机的机会,在千禧年后,这条出路跟中国自己的游戏主机命运一样烟消云散。

从小霸王的官网,我们还可以看到,他们在离开了“小霸王学习机”的炙手可热之后,剩下的是一篮子可能大家都闻所未闻产品——点读机、电子词典智能锁、油烟机、吸尘器、热水器……产品线令人咋舌,却再也没有当年的辉煌

小霸王好像只剩“学习机”也还在不温不火地卖着,杂七杂八也不温不火地卖着,官网的大楼图片依然是上个世纪的模样。


虽然在新世纪的第2个十年里,游戏机禁令解除,先后也有不少有志之士站上台来重提“中国主机”,这其中就有在2018年高调宣布回归的小霸王。
小霸王Z+新游戏电脑,是小霸王请来2016年发布“FUZE”战斧游戏主机的斧子科技CSO吴松领头开发的,而他曾任职于EA、腾讯、英伟达、微软,还是XBOX ONE的首发团队成员。
然而这款Z+新游戏电脑,并没有拯救小霸王。在版权意识兴起,国外游戏主机入华的今天,一台没有游戏机专用的,优化过的系统,搭载Win10,又没有过硬的游戏内容的所谓“主机”也好,“新游戏电脑”也好,是难以拥有核心竞争力的。
到了今天,#小霸王被申请破产#登上热搜,法人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,一代游戏机霸王走向了坟墓,对于无数中国游戏玩家,80、90后来讲,就好像是柯达倒闭,诺基亚关闭手机业务,曾经的“王者”已经倒下。
最后
小霸王到如今,走过了33年,虽然路途坎坷,但终究承载了一代人的游戏启蒙和童年回忆。如今时光荏苒,岁月不再,当年的小伙伴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,更是有许多已经离游戏而远去,背上了柴米油盐。
小霸王的破产令人唏嘘,但时代终究是向前发展的。它的逝去或许也仅仅换回大家的一句“爷青结”,也许也会有一丝丝的黯然神伤——但PS5、Xbox Series都发售了,《刺客信条:英灵殿》今晚解锁,《恶魔之魂》香到爆炸,2077已经第三次跳票了!更是有无数优秀手游可以玩,嘿!醒醒啦!

成熟的色情老硬性游戏成人xxx他妈的电影免费色情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